伯塞克蓝---Mafia Bitch❷
*不知道哪位神仙看不惯我了,给我举报屏蔽了只能重发,点赞的仙女们对不起❤
*有趣的一小部分在第二张图
*这章双罗太少没脸打tag
*依旧ooc,黑道设定,克里斯最大嘻嘻嘻
*有假车,其实就是互相蹭了一回23333我不会写车
*文笔还不成熟,但爱你们是真的💖

C2.
  在jr的八岁生日会后,盛大的场面令这次的活动毫无疑问又一次登上了报纸,不过今年的配图变成了小家伙坐在马上亲吻他站着的父亲。眼看着消息越传越远,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克里斯决定率领一行人离开了山庄,回到了城市里的某一座别墅继续居住。

  午后的太阳有些燥热,但也有微风吹来,还算透着几丝清凉。今天没什么事可以做,克里斯正坐在他那二层的露台上享用生切的新鲜牛油果和小番茄,从他的角度只要一垂目,就可看到一楼那条泳池,以及他那与水玩的不亦乐乎的儿子。

  “今晚公馆有拍卖会,说真的,我很想带你去。”----Paulo Dybala

  桌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Skype的蓝色光点不停闪烁着。

  “好啊,大约几点?你最好快些告诉我,这可以省去很多麻烦。”----Cristiano Ronaldo

  “我会尽快告知你的,克里斯。”----Paulo Dybala

  他关掉了Skype,又将视线转回了自己的孩子。

    “不要磕到头,小海豚。”

  他略带担忧地看了一眼游泳池镶满彩色贝壳的内壁还有坚硬的大理石基层,虽然jr
已经八岁了,旁人(包括那些仆从)看来克里斯真的是太过于溺爱,可在他眼中儿子依旧是那么不小心不懂事,越想越担心他的宝贝儿子会碰到头。继而放下刀叉,用宠溺的语气说着。

    “我不是小海豚,daddy,”jr从水中窜出,昂头露出一口小细牙看向二楼的父亲。“我要当大白鲨------”他一边朝克里斯呲牙,一边上岸换了浴袍和拖鞋往楼梯方向走,很快,小东西的身影就消失在克里斯的视线中。

  他装作没发现什么的样子,等那两只小胳膊缠上了他的脖颈,才猛地回首亲过去,引得小家伙咯咯咯笑个不停。阳光洒在父子身上如同滔滔金箔,而一大一小却像是古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与小酒神提俄尼索斯。

  “你瞧你干的,我的浴袍都湿了。”他捏捏jr的肉,“这件还是你迪巴拉叔叔送给我的呢,意大利的范思哲,很贵。” 他嘴上抱怨着儿子的不小心,手上的动作却一点儿没闲着,他将身旁的椅子拉开空隙,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侍者便端上了一块香煎小牛肉和新鲜番茄。“休息一下吃些东西吧,你只有全部吃完才能变得像daddy一样有肌肉----你要不要喝点儿冰水?”

孩子没有回答,只是切割着盘子里的嫩肉,在刀具与盘面的摩擦声之间突然地说了句不相干的话:“Daddy,哈梅斯叔叔两周不来了,我都想他了。”随后,那块牛肉被小家伙的小嘴一口埋没了进去,声音逐渐变得含糊起来,“他到底去哪里了啊?他还答应要来看我骑马。”

  身边的男人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好好吃东西吧,daddy还有事情要忙。”

  克里斯抚摸两下孩子的头发,站起身来转向了房屋里面一步步走去,他的步伐不骄不躁,永远都带着那么一份运筹帷幄感。屋内温柔的阳光吻上他眼角眉梢,整个脸庞都朦胧地罩上一圈柔光。长睫毛在下眼脸描绘了自己的影子,伴着范思哲浴袍上黑黄白三色花纹,平添了些许迷离意味。克里斯眼看着木门关上,又拉上了繁复厚重的白色绸缎帘子,终于在确保jr不会听到谈话之后,才走到沙发前坐下,翘起二郎腿来。虽穿着浴袍,可这幅模样显得禁欲清高,总能使人联想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好莱坞美男子蒙哥马利。他低头沉思了三分钟有余,便微蹙眉头勾勾手指引出了早就站在暗处的侍者。

  “哈梅斯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取出一根细长的香烟,眼看着面前的侍者为他点了火,才缓缓尝了一口----他从不在孩子面前抽烟,甚至连打火机也不带。其实刚刚,他根本无法解答儿子的疑惑,因为在克里斯心底也同样画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甚至远比某些事某些人想的要多得多。

  侍者颔首,环顾四周再次确认无人之后,回答道:“查过了,是因为手下在南非贩卖妓女的时候和当地帮派发生了资金纠纷,哥伦比亚人数不占上风,就开起了枪。死了两个妓女和三个帮派里的成员,人家那头闹到这边来了,嚷嚷着要哈梅斯少爷赔罪,老爷子不满意,据说花了不少钱来摆平。哈梅斯少爷因为管教下属不严罚了一个月的禁足,不许任何人去探视。”他顿一顿,俯身凑到克里斯的面前,又道,“明明白白说了----尤其是您,不可以掺手。”

  “哈,”男主人昂首轻呼出一丝烟气儿,嘴角虽然留有笑意,但眼睛里满是无奈,“算他是越老越精,看来早就知道我会找个理由要他儿子的。麻烦的是这次死的人有点多,一两个也就算了,五个有三个都是道上的,又是南非那种地方,指不定往外给了多少金银珠宝呢。换作我是他爹,我也生气着呢,你说是吧?”他抬眉看着侍者,开始放声笑了起来,那侍者倒也跟着笑了。

  “我记得前一阵子牧场那边送来了一只漂亮的蓝鹦鹉,对吗?”克里斯忽然收了笑意,垂眸不经意似的观察自己的戒指。

  “对,是澳大利亚进口的鹦鹉,很有灵性。”

  “那你还等什么呢?”

  克里斯终于抬起了他的眼脸,嘴角弧度依然停驻,但语气却已经变得有一丝危险。

  “是,我这就去办,老爷。”

---------
  
  窗外湛蓝的天空还驻着几朵漂亮的火烧云,天色却已经渐渐变暗了,映着外头一片野草花卉甚是好看。在二楼的复古书房观景是最棒的,干净明亮的落地窗旁是一把古朴典雅的椅子,身后是沉重繁华的大书柜,克里斯的母亲还在地上放了一个中国式瓷瓶,里面插着精修细养的红黄玫瑰花,每当夕阳照射进来,映在读书人的身上,那真是一副美妙的西洋画。如果开着窗户,还能听到不远处茂密森林中孩童的歌声----不过,很显然罗纳尔多先生并不想在看书时候欣赏除了自己儿子以外的歌声,他总是令随从关上窗户,并且还会时不时抱怨“总这样无所事事令人乏味。这个年纪已经该像小桑托斯一样做些正事了”(他的随从总是在这个时候翻白眼)等再暗几分,克里斯就不再看书了,他会去马场检查自己儿子的训练结果---当然,jr也很愿意他来看。这个时候,家里那些勤快的侍仆便会开始趁机准备晚餐,另外暂时比较空闲的就走到各个位置开了灯,让整栋房子都变得通亮起来。

照这么说来,今天的晚餐真的是用得比较早了----克里斯甚至没有去看小孩的马术汇报,六点就直接去餐厅吃生菜鱼片粥和土豆泥鸡胸肉,不过这显然让他的儿子非常不满。

  “收拾好了吗?”----Paulo Dybala

  “好了,你什么时候来?”----Cristiano Ronaldo

  “七点开始,六点四十来门口接你。”----Paulo Dybala

  “好。”----Cristiano Ronaldo

  jr比克里斯晚到了十分钟,等他坐到座位上后,克里斯便关掉了Skype,将手机倒扣在桌面上。今晚小孩子的食物和daddy的并不一样,新鲜的夏威夷虾仁和牛油果考伯沙拉混合在一起,还配上了一杯酸奶。克里斯专门吩咐过,要给小东西做的更丰富好吃一些,因为他今晚不会陪孩子。即使如此,jr依旧使劲儿地将银叉叉住每一块大虾仁,叉头戳向盘子发出清脆的叮咣声响,这顿饭吃的活像一场激烈交响乐一般不令人安宁。

  “安静点儿,小野猫,”克里斯当然知道jr为什么会如此无礼,小孩子的心思有时捉摸不透,有时却是极为容易就猜到的,他浅尝两口气泡酒,“一会儿我不在家,你可不能太闹腾了。”

  “是迪巴拉叔叔吧,你们又要很晚很晚才回来吗Daddy?”

  “好好吃吧,daddy会回来陪你睡觉的。”他起身整理整理领口,原本不再想做过多亲昵,可面对小孩那主动凑上来的小脸儿,相信我,没有一个父亲可以克制得住。
-------
  用来做拍卖的公馆倒是十分华丽,前室各处摆放着精致细腻的大理石雕塑,墙上倒也齐全,净是有趣又美妙的水粉和油画。隔间走廊里撒下充满神秘色彩的红色灯光,时而颜色会变换成紫色和暖黄,情调很棒。他们在拍卖未开始前就到了,便同一些已经认识或刚认识的人闲谈一会儿,因为能在这个场合露面的,没人会不知道克里斯和迪巴拉。

  光做闲聊未免没意思极了,克里斯也不屑于和他身边的两位女士聊育儿经验----在他眼里这两位年轻母亲的孩子和他书房外面那一群小疯子如出一辙,都是岁数不小破事不少的麻烦精。jr可就不一样了,比同龄人稳重,聪慧,还知道主动学习技能,真是越看越喜欢。

  他礼貌告别两位年轻妈妈,迪巴拉便立刻跟了上来,陪他漫步在那个充满情调灯光的走廊里看画。画风各异,确实也不一定说画的像的就是好的,克里斯常常觉得,画的再像又如何,总要有自己的特色风格才是,毕竟相机已经被发明出来很多年,人类手指终究是比不过那机器咔嚓一下的。所以克里斯在挑选别墅的装饰画时,他不会去看谁的相像,有些风格可爱青涩的反而被他收入囊中。

  “106万?我觉得我也可以画成这样,只不过他们的被挂起来提升了档次罢了。”克里斯看着一幅名为《帕拉马夫人的水果店》说道。迪巴拉听到这句话,险些笑出了声,外表禁欲清冷的克里斯能说出这种话实在是不容易。

  “也许它被挂起来是为了赚那106万,而你对我来说,已经难以用金钱衡量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总是在不经意间突然说出一些调情之语,“不是吗?”热气就在耳边萦绕。他伸出右臂环过克里斯的腰,后者一扭头便对上了迪巴拉那双亮闪闪的眸子,那对眸子里交织着太多的颜色,克里斯微微眯起眼睛,他从那里看到了橘色的活力、火红的欲望、暖黄的爱意、几丝白色的善良。

  可同时他也看到了埋藏在迪巴拉眼底隐隐一抹黑色的、澎湃的野心。

  “别卡在这儿,你的水晶袖扣硌得我很疼。”克里斯没有拒绝年轻人的公然暧昧,他们都知道一定有躲在暗处的摄像机和媒体正对着自己,可这种关系在圈子里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曝光出来能惊讶到的无非也就是平常接触不到的底层人民,赚赚小老百姓们的谈资钱,也就算了吧。

  不过迪巴拉的动作是有些大了。

  “我可以当作是你在勾引我吗?”迪巴拉的声音竟多了一丝委屈意味,“既然这里不可以,那我就往下了。”楚楚可怜的态度让克里斯不由得无可奈何起来。那只手顺着腰线滑落到他右侧凹陷的臀窝,不轻不重地摩挲着,如同小蚂蚁啃噬的触感使身体不由自主地感到兴奋。克里斯也是一个正常男人,有孩子不代表失去了欲望---要知道生理需求是无罪的。他时不时也会有私人生活,这要看心情和情况。算来算去和迪巴拉也有一阵子没接触过了,二十多岁的年轻肉体总是美好又充满活力的,也许可以考虑考虑今夜要不要加点儿料。

  “年轻人,玩儿刺激。”克里斯轻轻盖住迪巴拉的手,手指却绷着劲儿想让年轻人从那个不太方便的位置上挪开,“火力壮不是坏事儿,大可留到床上去使,但此时此地我可不想让媒体胡乱猜测我的臀围和幸福指数。”

  迪巴拉又调皮地戳戳那里的皮肉方才放手,他爱死了这手感和温度,不过也如实得到了克里斯的瞪眼警告。
 
  拍卖厅里迪巴拉选的两个位置比较靠后,不过这也是克里斯本人的意思,太过中间位置的人总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以他们的身份显山露水也的确不方便。jr的生日会已经让他全家上过一次报纸了,大可不必继续这么招摇地在头条待着。

  主持这场拍卖会的是位娇小可爱的女士,人们都叫她“思缇尔小姐”,她穿了一身闪闪发光镶着钻石的修身裙,虽然有些晃眼但衬得她身材曼妙。不过她却可以称作这些女人里的“黄金单身妹”,32岁了也只谈过两次恋爱,思缇尔小姐拒绝过很多上门喜事,正因为如此,许多男士对她颇感兴趣,连一些刚刚跻身上流社会的小年轻都跃跃欲试。不得不承认,今晚有一部分人的确不是来买东西的。

  “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各位能来参加我们这次的慈善拍卖活动…”

思缇尔小姐的语调勾人,动作轻盈,这令台下的许多男士感到兴奋。但克里斯并不感兴趣,甚至微合双目,将身子微微倾斜靠在迪巴拉右肩上想歇一歇。他的动作幅度很小,灯光暗淡下几乎看不清楚是男是女。迪巴拉显然对克里斯的这个举动非常开心,他叫来一旁的随从把黑色帽子盖在克里斯头上,遮住了大半个脸,连迪巴拉都很难看清他的表情,不过这也防止无良媒体的报道。他趁暗拉住克里斯的右手,后者也没有抽走,轻轻说了一句声音小到只有迪巴拉听得清的话。

  “主持人很漂亮,开场白有点无聊,今晚有什么值得看一看的吗?”

  后者笑了笑,一边摩挲克里斯的右手一边道:“如果乏了,我们不如一起看看在座的各位观众,相信我,总有一个会令你发笑。”

  克里斯闻言淡淡“嗯哼”一声,他摘掉了帽子,两个人四只眼睛就在这灯光朦胧间一同找乐子。果不其然,迪巴拉右斜上方的一对男女应该也觉得无趣,开始有点不安分了。

  “看那儿。”

  克里斯的目光顺着迪巴拉手指的方向寻过去,正巧看到那位差不多比男方大了二十岁的女士从包里掏出一叠钞票的画面。旁边人接了钱后便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上下左右不停地移动起来,那位女士同样很兴奋地配合着他,如同偷情。迪巴拉拉住克里斯的手,后者同他小声笑起来,虽然说思缇尔小姐已经开始风情万种地拍卖第一件古董,但是这可比台上吸引人多了,而且有意思得不止一点儿。

  “台上台下两出戏,今天就算没买什么也是稳赚不亏了。”

  待克里斯喘得上气儿,方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两人随即对视了一眼,又忍不住笑意,倒也顾不得腹部酸痛了。

  那场景实在是有点儿不下饭。

  “…现在,女士们先生们,即将展出一件非常奇特的物品----哦看呐!我相信在场的不少女性一定认为这很可爱吧?没错,这是一只从胡夫法老陵寝中挖掘出来的镀金猫咪,爪子两侧还印着古埃及人信服的咒语。”思缇尔小姐动作精巧地提起那把小锤子,“80000美元起拍,各位小收藏家们要不要考虑一下啊?”

  迪巴拉看向他身边的男人,克里斯平静地注视着台上,也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克里斯今日的钻石耳钉在暗中更加刺眼。忽然,克里斯微微眯起双眸,迪巴拉从中似乎看出了什么,那表面上是清澈纯净的泉水,单于他眼底,仿佛是一团黑色的山雾,阴霾夹杂着一道突然出现的闪电在中间若隐若现。迪巴拉皱起了眉毛,不知道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克里斯叫来了一旁的随从,与其低声说了什么,那人点头,随即举起牌子,并念出了报价。

  “10万。”

  “你买它做什么?不过是一只死人墓里挖出来的猫而已。”迪巴拉显然不明白克里斯的意图,此时众人的目光已经全部往这边投了过来,他万万没想到克里斯竟然会为了这么一只普普通通的猫而抛头露面,要知道,他们这种人,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成为关注焦点,惹上麻烦的几率也会更大。

  “给小家伙添个新玩具吧,反正也不太贵。”克里斯歪头,被二十多岁小伙子攥住的手微微动了两下。

  迪巴拉的眼色稍稍暗了,他便不再追问。

  台上的思缇尔小姐对克里斯高了两万元的出价很感兴趣,她咧开搽口红的嘴唇,笑道:“'那位先生…嗯,虽然您坐的有些远了我看不太清,但我知道您一定是位非常有眼光的人士。”

  “13万。”

  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另一个声音,比克里斯随从的更加低沉而且有力,迪巴拉能感觉到自己握住的那只手猛地紧了一下,他愈发觉得不对劲。

  “啊!13万!另一位先生出现了,要与您同场竞价!女士们先生们,这真是令人激动的时刻!”思缇尔小姐举起左手。

  “17万。”

  克里斯的随从喊道。

  “20万。”

  那人似乎要和克里斯死磕到底一般,他们好像有着共同的目的,知道同样的秘密。一只普通的猫就这样从8万美元直飙到了35万,在旁人和媒体看来,这真是一件令人费解的事情。

  “300万。”

  克里斯怎么也没想到有人会直接出这么高的价格,而这个出价人正是自己身边坐着的迪巴拉。

  很显然,没有人能在短时间内再出更高的价码,思缇尔小姐的小锤子终于定音。那只猫撤下了圆桌,而迪巴拉也在之后立即填上了克里斯的名字。

  “怎么样?谁说只有年轻人火力壮,我看人家两口子玩儿的挺欢。”

  这是拍卖会结束后迪巴拉对克里斯说的话,因为当时那老女人正和她的“小鸭子”吻别,男方的表情像是刚把针从脚趾缝里拔出来的病人。

  身边的男人没有回应,只是在一口一口抽着细长香烟,随后两人一起上了车。

  “你为什么要花那么大的价钱?”过了一会儿,克里斯的声音在迪巴拉耳边响起。

  后者转向克里斯的脸,夜色虽浓,但依旧感觉得到对方眼中的情意。克里斯嘴中巧克力味的烟气儿还未吐尽,这无疑给二人增添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气氛。

  “因为我是你永远的追随者。”这是迪巴拉亲完他后回答的话。

  “我会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克里斯。”

  当然,我也想知道猫咪的秘密。
-------
 
 

































































评论(10)
热度(39)

© Majesty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