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一次脑洞的产出/双k/民国

用的韩国电影《小姐》的梗(*´艸`*)
小偷忠心男仆攻x腹黑装乖少爷受。
没错我就是绝世坑王,来啊造作啊
灿痞那玩意儿没了
这次是我最最最最最爱的双k!!!
贴吧与lof同时更新😄
不接受我喜欢wyf的唯九请自动取关😃
好啦话不多说我们开始骚起来!!✿ヽ(゚▽゚)ノ✿
-------------------

(一)伯爵来访
1930年,北平。
在这战乱之年,从外打拼的人能自个儿安全回家都实属不易,何况还要面对那样一张张等着吃饭的小嘴。可申凯文万万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冒着枪林弹雨回家,看到的竟是这幅场景。
姐姐抱着他的孩子,安静的守着一具尸骨。而他的母亲在大雨中绝望的死去,可家里竟没有多余的钱财去为她老人家准备一份合理且干净的入殓衣,就那样任尸身面容狰狞,凑活凑活用张白布裹了起来!
“凯文呐,这……”姐姐含泪抬眸,瘦弱的手指递给他空空如也的钱袋,“我知道这很对不起她老人家,可,可咱们实在没钱了啊……”
申凯文烦躁地捏捏眉心,眼中泪水已然快要溢出来,他却还在极力地忍着。
是的,怪他在外面坑蒙拐骗弄钱糊口,老天爷为什么偏偏要惩罚他的母亲呢?为什么不直接将惩罚降在自己身上,反正他申凯文也早已腻歪了这在泥地里打滚的日子!
“扣扣扣……”
早已腐朽的木门被敲响,顾不得安慰无能为力的姐姐,他抱起自己的孩子,使出吃奶得劲儿忍住面部肌肉的抽搐不让眼泪掉下来,这才朝大门走去……
那是一个男人,一个高大英俊、雍容华贵的男人。他穿着银色的西装,整齐的打着领带。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薰味道,有着十足的贵族气质。
他的手里还捏着一只精致的金色怀表,色泽诱人得很,动听地“咔嚓”响着。申凯文虽没过过有钱人的日子,但有钱人的东西还是偷过的,见识了不少好玩意儿,深知这块怀表乃是上等货色,一般来说他早就下手了,可此时他母亲已死,顾不得偷鸡摸狗之事 ,也就看了眼便作罢。
那人梳着彬彬有礼的大背头,与这破旧得快散架的屋子显得格格不入。申凯文有些迟疑地问道:“您是......”
“这么冒昧,打扰了。”男子非常有礼貌地鞠躬,反而让申凯文很尴尬,“我叫张晓波,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家中曾是清王朝的世袭伯爵爵位。”
他摘下帽子再次鞠躬,申凯文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扶他起来:“伯爵先生您真是客气了,”又左右打量打量他的穿着,道,“您这么尊贵的身份,为何会屈尊来寒舍?”
“哦,说来真是不好意思,”他低头浅笑,“我只是挨家挨户寻访,要来找一个有能力的人一起去京东的。如果您实在不方便,张某也就不打扰了。”
语毕人便要转身离开,申凯文却一把拉住他:“伺候您么?”
“不,不是我的侍从,是我未婚妻的罢了。”张晓波把玩自己的怀表,顿了顿,“手脚要灵活,脑子转得快。”
申凯文转转眼珠,心下盘算着:他已逝母,姐姐又因长相丑陋没人愿意提亲,家中砸锅卖铁也只能一顿饿一顿饱,倒不如他随了这男人去日本。看他的样子,应该非常有钱吧?那他大可------不行,孩子怎么办。
申凯文什么都能放下,就是放不下孩子。他妻子先亡,唯独给申家留了这么一根独苗苗,在这种年代,孩子饿死可是常有的事,若这香火在他这儿断了,他如何有脸去面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先生,我可以和您走,但------”他深呼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你得托人照顾我姐姐和我的孩子。”
张晓波倒是爽快得很:“成。他们将会在北平,受到姨太太级别的待遇。”
申凯文这才放下心来,迟疑了会儿才道:“为了避免认错,我,我能见见您未婚妻的模样么?”
张晓波不语,只是把怀表翻了个面,那背面正是一张骑马的照片。只不过------马背上的那是个男人!
申凯文有些吃惊,但随即想想现在的有钱人都喜欢玩儿这个,随他们吧。不过仔细看看,这相片上的男人可真是美,穿一件宽松衬衫,袖口的扣子都没扣上,显得他非常瘦削。颈间挂着一颗小巧玲珑的玉佛,更突显脖子的纤细,两片薄唇闭着,嘴角却是轻轻勾起,琼鼻也是小巧玲珑,一对葡萄大眼睛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他正穿着马靴跨坐在马背上,一边眉毛挑起,似轻蔑又似顽皮地盯着镜头看......
“他很美,不是么?”
张晓波的一句话令申凯文回过神来,他暗暗蹭了蹭衣角,才抬起头来。
“请让我跟您走。”
---------------
文笔渣了四条街,见谅😄

评论(16)
热度(27)

© Majesty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