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双k/第四章

  (四)可能伺候了个假少爷
oocoocooc。
简直是清流中的清流(๑´• .̫ •ू`๑)
孤独的双k汪在雨夜里徘徊。
唉不管了自己挖的坑打死也要填
-----
    「阿婆,到地方了,您若是没什么事情,我可就熄灯笼了。」

  「真是麻烦了少爷…」

  吴亦凡将灯笼放在墙角,不紧不慢地倒腾着里头的苗子。他的手真好看啊,修长白嫩,还微微蓄了指甲。一撩拨那苗子就晃得申凯文心里头痒痒。这妖精可真不是东西,什么动作都迷人得很。此时他可真恨这少爷不是尊瓷像,否则就光看样貌,只要偷了拿去卖,什么价钱要不到?

  吴亦凡鼓捣完了苗子,便轻轻放好了灯笼,回眸低身拂掉了衣服上沾得些许灯灰,方才停手。

  「我先走了。」吴亦凡裹好了长衣,见申凯文一直盯着他看,竟低眉露出了一丝微笑,脸上还泛起一点红晕,接着人影一闪,便消失了踪迹。

  申凯文简直爽到哭。

  若不是念在自己还有姐姐和孩子,他还偷什么啊,守着个美人儿,不愁吃不愁穿,未免太逍遥了吧?

  当晚,他睡得很开心。

  「孩子,别睡了。」

  这才几点啊,申凯文就被阿婆叫醒了。

  当他还在揉着眼睛不知所云,却见那婆婆早已梳好了溜圆光滑的发髻,穿了一件深绿色面同色里子的襦裙,站在窗前等他。

  申凯文这才发现自个儿光溜溜的只穿着内裤,旧式白布上的微微隆起就对着那阿婆,他虽本性放荡,竟也不由得悄红了脸「…婆婆,有事待会儿咱再说可否?先让我把衣服穿上吧。」

  婆婆难得裂开嘴,悠悠笑道「老爷在世之时,我老婆子都帮他换过多少次了,早就见惯啦。」

  申凯文更加羞愤,直接披上了被单「你如此看我作何?我那处此生只给我亲娘和老婆看过,你这般下来,岂不是给我难堪?」

  阿婆无奈只得背过身去,一边往前缓缓走一边道「我是来告诉你日常打理的,只说一遍。」那语气似乎半分都不容缓,严肃了许多,但见她一拐弯,竟往走廊里去了。

  可她居然没有一点儿等待的意思,就那样边走边说,声音因为走廊的长度也越来越小。申凯文这才开始发慌,套了上身的男仆服,也不顾下身精光溜嗖,趁还听得见她声响,拿了裤子就追过去。

  大清早的不远处湖光山色甚是迷人,吴家院里阡陌交通的绿植也美得很,青葱翠蔓,蒙络瑶缀。阿婆一边款款前行一边欣赏这美丽景色,却见申凯文跟在后头弯腰,踉踉跄跄地往腿上套裤子,有那么三四次差点儿撅过去,非但没套上而且还弄乱了裤脚,里子给翻了出来不说,他还须听着阿婆说话。

  「少爷有些功课,上午的九点到十一点会学骑马,伯爵教他。中午你大可多做一人份儿的饭菜,反正伯爵一定会留下来吃的。少爷喜欢读书,每天下午三点开始,读两个小时,你要提前打扫干净,在屋子里面喷上茉莉香味的香水,傍晚时要拿出第三个柜子中的荷叶图案的罩衫给少爷穿上,他身体柔弱,病不得的。」

  阿婆又补充了些,他却在与裤子做激烈斗争。好死不死地这燃眉的时候阿婆突然转头让他重复一遍。申凯文一分心,终于踩住了裤腿,一个跟头摔了过去。

  「妈的…」

  走廊地板很硬,他又是摔了猛子,让虎牙硌破了嘴角,血液就那么流了下来。申凯文骂娘骂了句,刚准备起身却见一双踩着便鞋的脚在他面前。

  他只能往上看去…

  X。他默念了一个脏字儿。

  来人不是别人,是昨晚上那个勾人心魄的小少爷吴亦凡。他里头穿着乳白色的传统绸子袍服,外面披了件儿浅蓝绣金色流云花纹的长衫,更加显得他纤瘦。

  「你这是…新官上任第一天给我的问安礼?」

  略带打趣语气地化解了尴尬,申凯文这才抹干净嘴角的血赶忙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内裤部分被吴亦凡看了个干干净净,又慌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整理裤子。

  「哈,那玩意儿我也有的。」他笑得清脆,声音极为悦耳。

  见申凯文越来越忙的劲儿,吴亦凡挑起一边眉毛叹了口气,捏了下他的手臂「你可真是蠢。」
 
  语毕挑开申凯文的双臂,漫不经心地拉过裤带为他整理。几根葱白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将带子绕圈绑好,他垂下头的模样映着这一片美丽景色又煞是迷人,一时间申凯文竟然嫉妒死了张晓波。

  「看着可不轻,还疼么。」

  就在他还游离之时,两根漂亮的手指居然摸上了他的嘴角。

  「阿婆,大夏天的莫再让他伤口感了染,我房里还有点儿伯爵给我的西洋好药,我带他抹些吧。您可以安心去忙。」

  语罢,吴亦凡竟主动扯着他袖子带他去主卧。

  「诶呀你磨叽什么。」

    申凯文开始怀疑自己今天是捡了什么钱捞到了这等好事,还是已被这妖精迷惑了心智。
 
  鬼知道呢。

评论(6)
热度(27)

© Majesty๑ / Powered by LOFTER